扎克伯格,何以至此?

客服

在硅谷大佬中,扎克伯格和马斯克是公认的一对冤家。

早些年,为了让贫困地区的用户能够在脸书网上冲浪,小扎委托SpaceX公司发射了一颗价值2.6亿美元的通信卫星结果火箭爆炸起火,粉碎了小扎的梦想愤怒之下,他发了一条脸书,嘲讽马斯克和SpaceX有多不靠谱

几年后,就在脸书陷入剑桥数据泄露丑闻之际,马斯克在推特上宣布加入删除脸书运动,并勒令特斯拉和SpaceX注销其脸书账户,给正在火上烤着的小扎加了一捆柴。

可是在这两周,两人互相分享了舆论的火种就在Twitter的灭霸式裁员结束之前,Meta的血腥星期三已经到来,扎克伯格宣布裁员1.1万人,占员工总数的13%

马斯克一直我行我素,按常理出牌,人们早已司空见惯,但扎克伯格不同——他是世界上最大社交帝国的掌舵人此前,标签一直是编程天才,机器人,商人和比尔·盖茨第二

他是如何从一个春风得意的少年滑落到当年的反派,把Meta拖入现在的泥潭的。

01.失去控制

也许变形开始失控了。

一位从硅谷回来的企业家告诉Noise Reduction NoNoise,他曾在2010年钦佩扎克·伯克,并欣赏他身上的黑客精神那时,脸书比谷歌更具创业精神

在脸书的办公区,许多工程师的口头禅都是同一句话——代码赢得了争论受扎克伯格的影响,这群人相信一个系统在运行的时候总会有更好的东西

这种信念隐含着对事物的掌控感,也是扎克伯格世界观的底层支撑既然总有更好的等着出现,他们能做的就是尽量快

快速行动,不断摸索,这听起来像硅谷,但也符合脸书18年的发展历程。

自2004年在大学校园成立以来,闪电般的增长和连接更多的人一直是脸书的主旋律员工们回忆说,有一次扎克伯格听到了一个产品功能改进的想法,他走到一块白板前,写下了增长这个词,并告诉在场的工程师,如果某个功能不能做到这一点,他就没有兴趣

这使工程师相信增长是公司内部唯一重要的优先事项。

2010年,26岁的扎克伯格荣登《时代》杂志年度人物榜首《时代》是这样说的:如果把与脸书相连的5亿人聚集在一起,人口仅次于中印,相当于世界第三大国扎克伯格领导下的这个国家的国民也有优势,因为他们掌握的信息最多

他们为帝国的快速发展提供了物资2017年,其营收为406.5亿美元,到2020年翻了一番,达到859.7亿美元,2021年收入达到1179.29亿美元

另一方面,增长也会放大麻烦就像游戏公司无法回避对青少年的社会责任一样,实名制的社交平台上始终存在隐私与监管的悖论

但在2016年美国大选之前,扎克伯格对待产品隐私的态度只能用傲慢来形容他差点被哈佛大学开除的工作就是黑进学校系统,把漂亮女生的照片放在网站上让学生投票2016年美国大选后,一名记者曾问扎克伯克,脸书内容是否有可能被用来影响选举结果

当时小扎冷冷回应:这是个疯狂的想法在他的认知中,连接人的使命是让世界变得更透明,没有隐私会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至于他自己,还是很重视个人隐私的比如他自己的电脑会用胶带封住摄像头位置,他还会一起在豪宅附近买几套房子,保护自己和家人的私人空间他还为他的家人开发了一个人工智能监控系统

后面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2018年,剑桥分析公司数据门事件曝光,最多泄露8700万用户数据,涉嫌被用于干扰大选平台上还有各种假新闻,血腥犯罪等内容

小扎在报纸上到处道歉,说要洗心革面,注意隐私内容和内容审查脸书的审计人员已经膨胀到2万多人

其实从那以后,小扎理想中的脸书就一发不可收拾了这种失控并不是业绩下滑,也不是外部竞争环境的变化——比如抖音的挤压,这个被反复提及,而是后台的每一行代码都不再仅仅是他个人意志的体现他需要政治正确,兼顾主流社会价值观和平台责任

小小的束缚王冠是用箍圈咒语焊接的脸书仍在发财,但它不再是其创始人的理想国家

或者从这个维度来看,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小扎孤注一掷地押注下一代终端平台Metauniverse,并在去年10月执意将脸书Meta更名,一个让大众和投资者都感到十分不解的名字。

在元宇宙之前,这个新世界的载体可能是数字货币Libra2019年,脸书高调推出了加密货币项目Libra在监管机构和央行担心此举可能影响金融稳定并威胁隐私后,雄心勃勃的Libra计划陷入沉默那就是Meta了

扎克伯格需要找到下一个无主地,或者一个勇敢的新世界,在那里他可以创建一个城邦,成为制定和建立规则的国王即使它仍然是荒芜的

02.索伦之眼和伟大的

扎克伯格的许多朋友都对他不同寻常的控制欲印象深刻。

脸书第一任总统肖恩·帕克曾评论说:扎克伯格在20岁左右的时候就有帝国主义倾向,他痴迷于《希腊奥德赛》之类的东西。」

微软联合创始人保罗·艾伦称赞这个有着盖茨二世光环的年轻人,这也与古典帝王们有关:我在世界历史上找不到先例,但这样的年轻人却有如此大的影响力——等一下,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亚历山大大帝。」

他喜欢被认可据说扎克伯格更喜欢充满个性,黑客气质,辍学的人加入团队,因为这样的人更有利于认同他的理念有高管形容扎克伯格冰冷的目光为索伦之眼,能量无底,眼神令人恐惧

扎克伯格没有封面只有我能带领脸书前进

他解释说,如果你创造了像脸书这样在世界上前所未有的产品和企业,你肯定会搞砸很多事情这些事情不搞砸,就会搞砸其他事情没有人会犯错,但我们不断从中吸取教训,做得更好,并重新审视我们对企业责任的认知

在今年4月的一次采访中,宿敌马斯克还不忘嘲讽扎克伯格:他拥有脸书,Instagram和WhatsApp,所有权结构会让扎克伯格十四世仍然控制着这些实体。」

这种说法没有错小扎拥有META 55%的投票权,也可以理解为对其他股东的一票否决权所以,即使公司内外都不看好他雄心勃勃的元宇宙计划,他本人依然可以驾着这艘巨轮驶向迷雾

唯一的问题是,新世界的大门太远了,现在花钱太多了按照扎克伯格的设想,未来每年至少投入100亿美元,10年左右就能看到效果

Reality Labs是Meta的虚拟现实部门,主要处理软件层面的VR社交平台Horizon Worlds和硬件项目Quest。

据媒体报道,《地平线世界》月活不到20万Meta自己的员工不喜欢这个平台,不愿意在上面工作当扎克伯格在《地平线世界》公开自己的头像自拍时,一个尴尬的大场面出现了欧美网友问:为什么这个画质和97年的PC游戏一样

至于Quest,情况还不够明朗在补贴下,Quest2销量超过1400万台,但问题是产品更新太慢,补贴取消后,销量直接下滑

整个2021年,现实实验室亏损102亿美元,2022年上半年,又损失了57.7亿美元如果算上2019年,扎克伯格在元宇宙的总投资接近300亿美元

很多业内人士预见到了这一步Oculus Consulting的首席技术官约翰·卡马克公开表达了他的担忧,经过多年的投资,成千上万的人最终可能会得到一些没有什么价值的东西他认为大规模投资超宇宙的时机还没到,目前最现实的是先做硬件产品

然后扎克伯格就和他分手了一年之内,Meta已经离开了20多位高管,包括有大家的领袖之称的Meta首席运营官首席运营官·桑德伯格,以及首席技术官,首席营收官和广告与销售副总裁等重要角色

伟大的扎克伯格有点像叛徒就连投资者也失去了信心在Meta糟糕的第三季度财报发布后的第二天,机构股东Altimeter Capital的董事长就写了一封公开信,语重心长地教扎克伯格如何当CEO

主席说Meta人太多,想法太多,紧迫感太少当增长很容易时,这种对财务健康缺乏关注和关注的情况会被掩盖,但当增长放缓和技术变化时,这种情况将是致命的

高手都是用刀的哦,不,他们用数据说话他算了一下:在过去的18个月里,Meta的股票下跌了55%你的市盈率从23倍降到了12倍,现在的交易价格还不到同行平均市盈率的一半Meta在资本支出方面的投资超过了苹果,特斯拉,Twitter,Snap和优步的总和

他建议Meta削减20%的人力成本,并将对Metauniverse的投资限制在每年不超过50亿美元。

我想知道扎克伯格是否羡慕上一代的硅谷巨头杰夫·贝索斯10多年前,当亚马逊连年亏损时,贝索斯仍坚持投资——AWS这一创新业务他还宣称,他看到了下一个未来——数字世界将进入云计算时代

投资者相信了。

但Meta的投资者显然没有和扎克伯格站在一起。

迫于压力,扎克伯格出面,再次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他承认他对形势判断错误在新冠肺炎之初,世界迅速转向在线,电子商务的激增带来了巨大的收入增长许多人预测这将是一个永久的加速,甚至在疫情结束后还会继续我也这么认为,所以我决定大大增加我们的投资不幸的是,事情并没有如我所愿

11000名员工在为他的错误买单繁荣时期,他们是人才,是公司的养料,寒流来了,他们成了惊弓之鸟,成了冗余的分母这似乎不包括现实实验室的员工有媒体发现,Reality Labs似乎并没有受到大裁员的冲击

毕竟,超宇宙的大业不可撼动。

03.机器人

扎克伯格在宣布裁员时充满了挫败感但很多人分不清这是一种真诚的情感流露,还是另一种得体的表现就像他在国会山每次听证会上做的一样

2018年数据泄露丑闻后,他独自出席了长达10个小时的国会听证会,僵硬而毫无表情的现场表演被网友戏称为机器人还有人说他很像《星际迷航》里的数据他拿起水杯那一刻的截图被做成各种表情包

之所以有人怀疑扎克伯格的诚意,与他过去一贯的形象有关他的牙医父亲曾形容他的儿子顽固无情

在公司运营上,他的固执影响着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社交平台对隐私的态度但他所做的每一次认知上的改变,都是发生在他身处危机或者自身利益的时候,被外界质疑缺乏诚意

例如,关于隐私问题,他在2019年的一篇帖子中说,当我思考互联网的未来时,我相信以隐私为中心的交流平台将变得比今天的开放平台更重要隐私使人们能够自由地做自己,更自然地建立联系,这就是我们建立社交网络的原因

这和他之前的言论完全不同有一种猜测,这种表述是他面对严格监管不得不实施的公司抗辩所以,两年后,《新共和》杂志评选年度恶人时,还是把这个提名给了扎克伯格,理由是脸书和扎克伯格最大的共同点就是烂透了

扎克伯格的即兴体现在很多地方比如他对中国的看法扎克伯格是早年跑在天安门广场前研究饺子的人2020年,他也是面对议员质询,坚信中国政府窃取了美国技术的人

这种态度转变的原因可能很复杂,但总的来说离不开一点——利益显然,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不用说,在中美关系中,抖音在微观层面正成为脸书核心业务的最大威胁2022年5月,《抖音》及其海外版《抖音》以超过6400万次的下载量位居全球移动应用下载榜榜首,Instagram,脸书和WhatsApp紧随其后

至于美国,在一部好莱坞电影《社交网络》之后,扎克伯格的高材生形象出现了很多裂痕电影中有一句台词特别打动观众:马克,你不是混蛋,你只是拼命想成为一个混蛋

伴随着剧情的戏剧化,人们看到了一些天才之外的标签,比如因自私而背叛,在大学失去最好的朋友,和他们打官司。

我不知道一个改变了人类友谊模式的天才会不会感到孤独一名豆瓣网友以脸书用户的身份记录了与扎克伯格的在线交流她在对方的脸书账号上留言,称在脸书上认识并爱上了男友,并对这个平台心存感激

她记得扎克伯格的回答,我很高兴你们找到了彼此寻找爱和朋友这就是这个网站的全部内容马克·扎克

这位豆瓣网友说,她从回复中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孤独。

免责声明:本文上述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来源于第三方或网络,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处理。http://www.aaadddd.com/3730.html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微信:nvshen216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253665@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