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TV业务:牌照方守土、运营商拓疆

客服

纵观整个电信行业的发展历程其实就是一部“科技改变生活”的历史,20年前,基于IP技术衍生的IPTV业务改变了人们观看电视的方法,20年后的今天,电视业务又一次处在了 “科技改变生活”的关键时刻。

2022年6月15日在海南举办的第23次“论·道:中国智能视听与科技创新高峰论坛”已经开始探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对于未来IPTV、OTT等智能视听业务的影响。

作为本次“论·道峰会”的主办方,一路见证IPTV、OTT业务发展的流媒体网观察到大屏业务每隔10年都将因为技术或政策而迎来一轮新的变革,因此特意将本次会议的主题定为“开势·笃行”,寓意“老骥伏枥的大屏业务即将迎来开创新局的大变革”。20年前,IP技术与电视行业的结合揭开了电视行业的变革;10年前,国家“三网融合”政策的发布迎来了产业链合作模式的变革;现在,新兴技术又将引发大屏业务向智能视听发展的新变革。“笃行”的运营商与广电企业是否能在这个继往开来的时代,勇于突破、破局“开势”将成为智能视听行业发展的关键。

IPTV从诞生之初,就是作为三网融合的产物存在。IPTV的商业模式是电信业、广电以及互联网三种模式的融合,最终也体现产业链各方的合作共赢。在过去的十年间,运营商在传统通信业务市场趋于饱和的情况下,坚定不移的将战略重心向现代综合信息服务提供商转变,特别是以IPTV业务为代表的家庭客户市场已经成为三大运营商的必争之地。

对于广电企业来说随着传统电视内容制作业务受到互联网视频的冲击,有线数字电视则遭受IPTV和OTT互联网电视的双重夹击。根据国家广电总局最新数据统计显示,2021年全国有线电视实际用户数2.04亿户,同比下降1.45%。随着IPTV业务持续高速发展,使得广电新媒体切实的成为相关政策的受益者。

根据目前已经完成上市的IPTV牌照方包括东方明珠、芒果TV、华数传媒、南方传媒等公司,根据上市公司年报显示与运营商合作的IPTV基础业务利润率高达40%-60%。而在2021年8月递交IPO申请的山东海看股份招股书中则透露出更多的信息:

海看股份主营业务包括IPTV业务和移动媒体平台服务业务,其中IPTV业务为公司主要收入来源。由于广播电视行业兼具意识形态和产业双重属性,各级广播电视业务必须严格按照行业政策规定开展。根据广电总局的相关规定,IPTV 业务采用中央和省级综合广播控制平台的管理模式,每个省份仅存在一家省级集成播控分平台。海看股份经山东广播电视台授权,独家经营与山东IPTV集成播控相关的经营性业务,处于IPTV业务领域的区域独占地位。其主要收入来源均来自于三大电信运营商及其下属公司,以2020年为例,海看股份当年96.38%来自于运营商,其中IPTV业务(包括IPTV基础业务和IPTV增值业务)实现营收为8.99亿元,版权采购金额为3.47亿元,其利润率高达61.4%。

根据2021年工信部统计显示,2021年全国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平均利润率约为12.5%,全球最成功的的流媒体公司奈飞(Netflix)2022年第一季度运营利润率约为25.1%。在国内版权市场价格不断飙升、优爱腾等互联网视频公司持续亏损的行业背景之下,地方广电新媒体却能借助IPTV播控牌照的政策红利获取到超额利润。

一般来说,地方广电新媒体公司与省内三大运营商的合作所获取的收入来源主要来自于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IPTV业务集成播控费收入,包括内容播控及EPG集成播控。根据广电总局344号文的要求所有IPTV平台上播放的内容均需经过具备内容播控牌照和集成播控牌照的本地广电进行播控审核后才能够在IPTV EPG上露出。其中:1)内容播控工作主要包括:文字、视频、图片等是否符合广电总局相关政策及通知要求,是否存在不健康、反动的内容及相关画面,是否具有国家电影局发布的“龙标”( 公映许可证)、电视剧备案号等,以确保IPTV平台上的内容符合国家相关政策发箍的要求。2)EPG集成播控工作则是指在IPTV EPG(电子节目单)界面上控制已通过内容播控的点播、直播内容的上线、下线以确保广电总局临时下发通知时能够尽快完成不合规节目的下线工作。

第二,基础业务分成收入,主要包括直播频道、年代较早的点播内容的分成收入。IPTV作为与运营商宽带业务捆绑的宽带增值业务,在业务开通后即可使用直播频道业务及少量免费点播内容,这类内容被称为“基础业务”。电视直播频道的广播资质仅由广播电视机构持有,因此IPTV本地集成播控方为保证IPTV业务体验也会同时提供直播内容。根据海看股份IPO招股书可以看出,其采购的版权内容为包括中央电视台3、5、6、8频道在内的中央各频道及各省级卫视频道直播内容、山东省本地地面频道版权内容、山东省内地市频道以及其他电影、电视剧、综艺、动漫、纪录片等内容。

第三,增值业务分成收入,主要包括影视综少等点播增值业务分成收入。此部分主要是指用户需额外付费才能观看的热门电影、电视剧、少儿和综艺类节目内容,而这些内容也是最吸引用户使用IPTV业务的关键。而国内版权市场的新热内容大都集中在爱优腾三家互联网视频巨头手中,IPTV播控方的在版权方面的投入远远无法与之抗衡。仍然以海看股份2020年招股书为例,2019年初电视剧单集版权价格已经降至800万元/集,而海看股份2019年版权投入(含版权采购及版权分成成本)总金额约为2.72亿元,即使全部用于购买电视剧也仅够买34集。

那么,IPTV上海量的热门电影、电视剧、少儿、综艺内容是来自于哪里的呢?视频行业的特点决定了只有头部内容才能吸引并留住用户,这也是为何爱优腾等公司不惜长期亏损也要花重金购买热门头部内容。而在IPTV业务中真正主导热门内容引入的恰恰是在政策中规定仅具备IPTV传输资格的通信运营商,而不是依赖行业政策红利的IPTV播控方。

目前IPTV领域中固然存在许多错综复杂而又根深蒂固的阻碍因素,但运营商作为IPTV领域的主力军,一手掌握着足够庞大的用户群体,一手掌握着可直达每一个用户终端的通道。这两大优势仍然让运营商牢牢掌握着IPTV产业链主导者的地位。希望参与IPTV业务的内容提供商、应用提供商会主动与运营商进行沟通,并由运营商牵头敲定内容及应用分成比例、与广电新媒体播控方一起签订三方协议。当运营商面向用户收取IPTV增值业务信息费后会依据协议中约定的三方分成比例,由牌照方获取内容审核及集成播控费用、内容及应用版权方获取内容版权分成,而通信运营商则获取IPTV业务服务费用。

随着IPTV跑马圈地时代的结束,用户红利已经吃尽,现在已经进入了后IPTV时代。前期伴随着运营商IPTV业务的高速增长,已经形成了稳定而庞大的消费群体。对于目前运营商依然需要面对整体市场的缓慢增长,通过与拥有丰富视频节目资源的广电行业以及互联网行业合作,可以极大增加自己的用户吸引力。内容提供方或应用提供方为了能够获取更多的业务分成、通信运营商为能够留住用户,会采用盗版、盗播等不正当手段获取内容,更甚至尝试突破政策的限制直接引入爱优腾等互联网上视频内容。广电总局曾在2020年3月向上海、江西、福建等多地局下发了《关于不得在IPTV中安装“奇异果TV”等App的通知》,要求清查IPTV现有业务中未经网络司批准安装的第三方App并将其下线。

但是,IPTV的业务特性决定某一方独赢的商业模式是行不通的,其中的任意一方无法完全控制整个产业链,唯有产业链多方合作才能盈利。而在整个产业链中并不是只有手握资金和用户的通信运营商以及手握政策的IPTV集成播控方两方组成,更是由诸多内容版权方、软件硬件服务商所组成的,因此一个健康、良好、公平的产业环境才能保证IPTV业务持续稳定的继续发展。(王风 东方明珠新媒体用户体验设计部产品总监)

 


0

免责声明:本文上述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来源于第三方或网络,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处理。http://www.aaadddd.com/2908.html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微信:nvshen216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253665@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